产品中心

作者:万象城体育|2020-06-10|浏览:102

万象城:美國拒絕中國留學生非明智之舉

5月29日,美國白宮發布《關于暫停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留學生和研究人員以非移民身份入境的公告》的行政命令,万象城体育證實了流傳已久的消息:美國果然冒天下之大不韙,對中國留學生下手了。第二天,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即發布中文詳細公告,宣布從6月1日起,暫停參與“軍民融合戰略“(簡稱MCF)的中國研究生和學者入境美國。給出的理由竟然是:中國當局利用某些學生充當非傳統的知識產權搜集人員,竊取美國敏感技術與知識產權,加強中國軍隊軍力與現代化,危及美國安全。

根據最新美國門戶開放報告(2019-2020學年)披露的消息,美國中國留學生達37萬人,繼續占據美國國際留學生第一位。而在全世界,留學生人數排名前10位的目的地國家中,除法國外,中國留學生都位居第一。

消息發布,輿論嘩然。紐約時報稱該計劃“是美國第一個旨在禁止某一類中國學生的計劃”。這一違背美國主流價值觀的做法遭到了很多人的譴責,也遭到了美國高校的普遍反對,康奈爾、密西根等美國著名高校先后發布聲明,表示反對美國政府限制中國留學生赴美留學的做法,并表示將盡可能幫助遇到簽證問題的中國留學生。

面對輿論的譴責,6月2日美國國務院與國務卿蓬佩奧先后發表聲明,辯解說,此舉只是為了美國國防安全,僅限制與中國“軍方”關聯的留學生,尤其是研究生,涉及人數極少,并非限制一般中國留學生,并強調美國繼續歡迎中國留學生赴美留學。

為壓制中國的技術進步,川普上臺不久就系統性地對中國的人才建設下手。2018年起,美國就以長江學者等為切入口,以非法兼職為借口,開始精準打擊同時參與兩岸學術交流的華人學者,至今已經先后有20余名著名華裔教授因受聘國內大學或相關機構而被逮捕或解聘,恐嚇意味濃厚,在美國華人科技界引發寒蟬效應。2019年11月,美國參議院舉辦了有關中國人才招募計劃的聽證會,會后發布《對美國研究界的威脅:中國的人才招聘計劃》,更是開始了系統性精準打擊。

而對包括留學生在內的各種學術交流的限制,早已逐步展開。2017年開始,美國安全部門就要求科研機構與高校報告與中國相關合作情況。2019年美國教育部也全面啟動了對中美高校交流項目的審核。與此同時,美國還前所未有地加強了對赴美參加學術交流活動中國學者的背景調查,中國學者的拒簽率快速上升。2019年第一季度,并非留學旺季,就先后有180余中國學者與博士研究生被拒簽。

近年一直有一些偏激的美國政治人物污蔑留學生是“中國派出的間諜,偷竊美國知識產權”,并以此提出限制中國留學生簽證。只是這種論調太過于荒誕,偏激,缺乏常識,一直沒有人相信美國政府真會采信做這么荒唐的事情。我曾與一位美國著名大學副校長談起此事,這位校長哈哈大笑說,這種說法太過荒誕,沒有人會相信的,而且還涉及種族歧視,這在美國是大忌,不可能發生。

更荒唐的可能還在后面。在此政策出臺的同時,美國參議員湯姆克頓和布萊克本在參議院同步提出了《校園安全法》,明確提出限制中國留學生到美國學習數學、計算機等STEM等專業,對這部分中國留學生不再簽發學生簽證。37萬中國留學生中,40%是學習STEM專業。如果這一法案通過付諸實施,中國留學生受影響人群或近20萬。

因為文化因素,中國人是世界上最重視孩子教育的,不惜一切代價希望給孩子更好的教育,也造成了中國成為國際留學生第一大生源國。2019年中國出國留學生約70萬人,至今仍有160萬在讀研究生分布于全球幾十個國家,而近40年累計有600余萬留學生跨出國門留學。目前在美37萬留美學生中,研究生大約占據30%,也就是近10萬人。

美國國務院與蓬佩奧強調封鎖對象為參與了“軍民融合戰略”的學生與學者,但判斷依據則是一批被認為與軍方有合作或者關系的學校,民間所謂國防七子高校就是其中的代表。其實西北工大、北航等高校早在改革開放之初就逐步脫離了與軍隊的密切聯系,目前歸屬為工業和信息化部。北航6、70個專業中,有一半無關所謂關鍵技術,1/4專業是社科與藝術等專業,比如經濟、金融、行政管理、法學、英語、德語、繪畫,這些專業又如何危及美國安全?

根據去年底美國發布的門戶開放報告,在美國國際留學生達到了109萬人,其中中國留學生37萬,占1/3。僅從商業角度看,中國留學生給美國直接貢獻了近200億美元的收入,而且這部分幾乎全是順差。限制中國留學生,首先影響的恰恰是川普最看重的經濟。

與我們2/3的中學學生為理科生不同,因為強調學生的選擇權等原因,導致在美國中學里,學習數學與科學學生屈指可數,長期缺乏理工科學生供給,中國留學生與其他國家留學生大規模彌補了美國教育與人才的這一短板,為美國的進步與科技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根據最新門戶開放報告,去年在美的109萬國際留學生,近52%是攻讀數學、工程等STEM專業。根據美國相關機構公布的數據,2018年有6182名中國留學生在美獲得博士學位,僅有493人是非科學與工程領域的博士,其余5689人是科學與工程方面的博士,占比高達92%。

但社會上需求更多的還是理工科人才,美國也不例外,因此美國長期以來利用OPT政策(對在美學習STEM專業的留學生特別延長了2年實習找工作的機會),大規模延攬全世界理工科人才,目的就是彌補美國高端勞動力的不足。

在美國某些學科領域,大量的基礎研究人員來自留學生,尤其是中國留學生,比如在生物工程領域,有調查表明博士與博士后研究人員中20%多來自中國。在硅谷高科技公司,從事技術研發的科技人員中,華裔也是占比最高的少數族裔之一。在某種程度上說,是來自中國與其他國家優秀的留學生在支撐著美國的科技進步。如果沒有大量中國留學生的支撐,美國的科學研究與技術進步可能就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美國前議長金西奇在去年出版的書中就質問川普說:2017年巴爾的摩89%的八年級學生無法通過數學考試,這不是中國的錯;在學校里學習數學與科學的美國人太少,無法為研究生院輸送美國未來的科學家,這不是中國的錯;面對中國理科研究生大幅增加,但我們的政府未能恢復國防教育法,這也不是中國的錯。

在全球化的今天,很難有哪個技術是一個國家獨立發展起來的,而是全球化合作的結果,我們需要承認美國對世界科技發展貢獻很大,但也是延攬國際人才,與其他國家廣泛合作獲得的。美國限制中國留學生的這一做法,實際上也是在科學技術領域自廢武功,自掘墳墓。

二戰以來,尤其是上世界60年代以來,美國在世界的競爭中曾塑造了一個燈塔--美國夢,這就是自由,平等、多元,包容等普世價值,歡迎全世界一切這一理念的追隨者。伴隨全球化,這個美國夢也走向了全世界,其中一個重要的輸出手段就是教育輸出:留學,以先進的社會經濟水平與教育水平,吸引全世界優秀學子,在學習科學技術的同時,輻射傳播美國的價值觀。

其實在這一政策出臺之前,這個燈塔已經開始坍塌。因為中美關系的變化,留學環境的惡化,中國人已經開始拋棄這個燈塔。根據美國門戶開放報告,去年赴美中國留學生僅增長6000人,為10年來最低,僅有5年前的1/7,增長率也跌至10年最低值,不足2%,幾乎陷于停滯,而中國赴美的研究生申請量,則持續負增長。

也好,面對美國瘋狂沒有底線的舉動,我們只有自強,更重要的是,美國此舉也給全體中國人上了一課,尤其是青年學子,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所謂民主自由公平正義是有限定的:美國第一,必須符合美國利益,否則,我不惜給你扣上間諜的帽子,把你拒之門外!